每个学者都需要一个ID
September 12, 2014

就像Apple ID,每个学者需要一个ID,学者在任何平台,任何媒体,任何数据库的文章,可以由这个ID知道文章出自这个人,当然这个还不是最关键的作用,关键在于什么呢?请容我大胆地天方夜谭,我觉得是在于通过这个ID,实现智能的索引,实现通畅和精准的检索。一个学者科学思考和探寻后的成果应该智能的聚合,交互,索引。

汤森路透已经推出Researcher ID,也被一些期刊追随,但它仍有很多局限,也还不够流行。http://www.researcherid.com/ 因为这样的东西,不应该出自一家商业公司。

万维网创立于1989年,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他没有利用此赚一分钱,而是将其开放。因为他创立world wide web的目的就在于让世界联通。他在一个访谈中说,个人是可以建立很多网站,但如果这些网站不能联通,不能link out,人就不能实现交流和交互,那么互联网就失去了他的意义。《互联网之子》Aaron Swartz一生(1986-2013)追随Tim的理念,追求将人类的文化遗产-知识,开放,还给人类,抵制知识被locked up and owned by personals for commercial reasons。而他,却因为通过技术手段Crawl了JSTOR数据库(如果他爬的是Web of Science的数据,我想今天的学术界,一定发生了地震)的大量文章为导火线,被美国政府盯梢迫害最终自杀身亡。你去看他的纪录片《互联网之子》,你会发现这样的一位追求知识开放的并身体力行地用自己的天才技术的实践者,就这样消失了,是整个世界人类文明的巨大损失。

于是我也想说点糊话。

学术应该是开放的,自由的。学者们之所以被发表论文折磨的科学精神“泯灭”,是因为现今的学术传播系统是僵化的,当前的学术评价体系是扭曲的。传播系统僵化是说,科学观察、假设、和验证的结果应该是要实现实时交流和交互的,注意是“实时”,而不应该浪费1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才将这个结果发表在期刊上,而过程中你只能听天由命。落后的期刊甚至还没有网站,有网站的可能还没有被Google Scholar收录,还没有被数据库收录,即使你发了Nature,你的成果还是不能被自由地传播。你需要用到一张自己花费了3年时间砸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做出来的研究成果中的一个figure,你还得填一堆的表格,甚至还要花上几百美金去购买。这是你的或你们团队的成果和智慧,也同时拥有社会属性,比如你拿了国家的基金。然而,现在的传播系统或者说学术出版系统大都是商业化的,为什么你的拥有社会属性的成果被这些出版商拿去私有化,拿去商业化后,有的仍旧不允许你在自媒体上传播?This is a doomed system and circle, isn't it? 学术传播系统需要一场变革。你问我怎么变,那得先回复我下面这个讨论问题。

说学术评价体系扭曲,改日再谈,甚至不用谈,不如做点实际的而非吐槽。我正在发起一个讨论,叫“假设有一天国家不以期刊论文评职称了,也不以期刊论文分基金了,你还愿意写论文么?”。欢迎大家参与进来,可以加我微信(Lingyan_Ji)。你问我是谁?哦,我是仍旧在自我质疑中的Open Access学术出版的从业者。

虽然我的这篇文章不能称之为学术成果,但我想表达的是,我的观察与思考,科学的第一步,能够第一时间传播,与大家交流。“高端大气”的学术,也应该在这样的传播体系中,才能高效,才能自由,才能开放,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虚荣心。我不是这样认为的,但你要说是追求碰撞与交流,别人就要说你装B了。

该去晨跑了。

2014.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