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军装绿
August 01, 2014

2014年8月1日,是军人们的节日,亦是(原)第一军医大学师长前辈们的节日,也是我和许多同事毕业多年的日子。这一天,和AME出版社广州团队的同事们,一起重返母校,学习现场基本生命支持(Basic Life Support),接受心肺复苏CPR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培训。

我们的教练是来自南方医院肿瘤科的申鹏教授,他曾授课《临床医学概论》,曾获得广东省红十字应急救护技能大赛冠军。邀请到他要归功于无所不能的微信。前些日公交车爆炸,儿童溺水,飞机失事,地铁里亦有人晕倒,今日昆山工厂爆炸又导致大量人员伤亡。生命真的非常脆弱,而心脏骤停一分钟内,如果进行规范的心肺复苏,能使存活率达到90%。因此,我发消息表示很希望学习CPR,申鹏教授即刻留言表示愿意培训弟子。于是,我把时间特意安排在了8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走进母校,行走在曾经来回穿梭过的绿树林荫下;步入教室,看着端坐的姑娘们,仿佛看到了数年前耷拉着脑袋听教授讲神经递质释放机制的自己......申教授挺拔地站在讲台前,先为我们讲解CPR理论知识。CPR或许大家在医疗剧里都见过,貌似简单,但具体实施起来,还有很多细节要注意,比如施行胸外按压前,还有4件事情特别重要,否则,不是救人,是“谋杀”人。

这4件事是环境安全评估、判断意识、呼救、调整体位。环境评估包括比如是不是在马路中间,周围有没有潜在爆炸物或掉落物。判断意识是讲没有意识、没有呼吸、心跳才去救,还有心跳的人是不可以去做CPR的,切记!不亲自操作真不知道心肺复苏这么耗体力,每分钟100次按压,每按压30次,人工呼吸2次,要连续5组即150次按压10次人工呼吸才是一个完整周期。此前这些数字特别抽象,昨日模型练习才知道,由于按压要保证速度和深度,一组两组下来,就已经累到喘气,因此,要立即呼叫也学过急救的人轮番来抢救。调整体位有很多注意事项,但关键是有骨折的人,不可以随便移动,尤其要注意头、颈和身体同轴转动。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最新CPR指南,“ABC”流程已经变成了“CAB”,C代表胸外按压,Compression;A代表开放气道,Airway;B代表人工呼吸,Breathing。电击除颤一般非医疗专业人员无法施行,因为缺乏除颤设备。如读者有兴趣学习,可以找专业培训中心。说实话,这是一项必学课,救不了自己,但万一你的家人、朋友、路人就晕倒在你脚下呢?

申教授在节日里特别穿上了军绿色的衣服,他说军装是穿不上了,但情怀还是在的。来几张现场学习的照片:

申教授示范动作

同学们认真训练

培训了一下午,大家已经累的东倒西歪,晚饭前,申教授还要回病房探望病人,于是,我和其中一位当年申教授的亲弟子就跟着去了。在病房里,我两都腿软,患者家属让我们坐下,弯腿正准备坐呢,申教授立即斥责到,病房里不许坐。那一刻,我们又成了充满军医威严的申教授的学生。

那一抹军装绿,渗透着久违的情怀,也牵动着人们对母校,对“战友”,对同窗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