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站:纽约 - The Big Apple
May 22, 2013

到纽约后,周末到长岛和老朋友相聚,体验了一下真正的‘豪宅’生活,独立的一栋栋别墅,别墅前都有个大草坪,房子各式各样,没有一栋房子是一样的。

匆忙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周天Lina驱车送我到纽约市中心。第二天要见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的朋友。当天到纽约已经下午5点左右了,下着雨,跟上海很像,人潮涌动,我拖个到半腰高的行李箱,没有伞,迷失在几个Block间寻找定好的酒店。当晚Mary,大学的副校长,邀请我到她家吃晚饭。在美国,邀请到家里吃饭往往是非常正式和礼貌的,她还特地嘱咐,‘dress casually for the dinner tonight’,要是她不叮嘱,我也没有想到要穿的非常正式。去吃饭,肯定不能空手而去,哈哈,准备了西湖龙井,用包装纸包好,出门咯。

她住的是大学教授的公寓,这里住的都是医院和学校的教授们,她说这一带住着全美国最富有的人。美国的房子里的灯光一般都是暗黄的,点着香薰蜡烛,餐厅也是,很少见到白炽灯,很浪漫的气氛。先是一杯红酒,带我参观她的房子,可以看到随处挂着各种painting,很多来自她的父亲,是一位芝加哥的画家。聊聊天,开始晚餐。她和丈夫都是素食主义者,先上一道沙拉,完后是主食,自制的Pasta,有点像粉干,但是鸡蛋做的,用小番茄做调料,味道很不错。他们有一个相当可爱的儿子,才2岁,叫Kalven,什么能能讲了,也什么都懂。白天,跟着他父亲逛博物馆,看到小恐龙自己琢磨出来说‘baby dinosaur’,他爸问他,大的那个呢,小脑袋转半天,说‘mama dinosaur’。我们吃饭的时候,她妈把他送到楼下教授家里玩,我们吃完去看他,穿着裤衩,笑眯眯的奔跑着过来抱着我的腿,示意他的伙伴我是他的客人,于是两小孩开战争相和我拥抱,实为喜人。

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工作,聊中国,聊美国,聊培养孩子的方式。Mary说能做Kalven的母亲非常自豪,他是个‘good kid’。他们是老年得子,41岁才生,现在已经44岁了。第二天忙完后,我还去看了他一次,先是把各种车,各种船,能拖出来给我看,给我介绍。然后跑到楼下小花园里还是跟他的小伙伴们玩,会骑车,会玩单脚滑行车,踢足球,才2岁的孩子,但Mary称这是孩子们的‘socialize time’,very important for their development. 让我很惊讶的是,她们把他还成孩子,又不看成孩子,让他做他喜欢的几乎所有事情。

由于在纽约只待两晚,第二天见完专家就得第三天早上飞往Buffalo,于是起了个大早,来到著名的纽约中央公园走一圈。才6点多,公园里到处是锻炼和遛狗的人。走近一块块大草坪,那些在电影里看过的在中央公园里的片段就引入眼前,越走越近。

9点,准时到达医院见一位肝脏外科的医生,从读者的角度,聊了很多获取文献和看文献的习惯。接着见了大学图书馆的馆长,介绍了基本杂志,她非常impressive,让发所有的杂志介绍给她,review后加入图书馆的list。人家图书馆用的都是iMac.

下午,Mary领着去参加了大学的Ethics board meeting,这是一个讨论所有在这个医学院和医院里进行的所有研究的伦理学讨论会,讨论新的研究,重审的研究,终审的研究,大概有20多名成员参加讨论,有点像编辑部的定稿会。这就和形式上的伦理学审核不一样了,不是徒有虚名,而是专家们从各个角度提出质疑和评论,很多trial的审核结果都是deferred,也就是需要打回去补充材料。整场会讨论了20多项研究,这样的审核对研究本身非常有益,等于是在完善研究设计,发现漏洞,这就避免了研究做完,稿件写完投出去审稿人审稿的时候提出一堆问题。

这一天下来,感触很深,尤其是再次去到Mary住的小区的时候,她介绍小花园里带孩子的母亲父亲,这个是某某教授,那个是某某医生(她丈夫应该是个亿万富翁),我就想,这些孩子是多么的幸福,在highly educated family中长大,从小的玩伴也基本是未来的哈佛、斯坦福的弟子。这个感触在第三天到Buffalo见到另一位专家时候得到应证。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团乌云,虽然已晚上7点,还是阳光普照,阳光中下起雨来了。

May 22, 2013  7:14pm,

Naval Park by Lake Erie, Buffalo, 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