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站: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
May 17, 2013

15号,来到University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UCSF School of Medicine)拜访TAU的主编 Tom。员工们都很赞赏他,临床工作非常忙碌,还要带领一只科研团队做基础研究,还要腾出精力做杂志,不由地更加敬佩这位老人家了。在这里见到了好几位‘老朋友’,曾有过很多的邮件往来,见面后很开心。

旧金山可谓一座山城,建筑都坐落在65个山坡上。坐在公交车上,几乎一直处于爬坡或下坡的过程中,很少有平地。刚到旧金山的半天,对它的印象很不好,可能和之前的城市对比太强烈了。和Chicago,Minneaplis和Rochester不同,这个城市非常非常得拥挤,天也不那么蓝,整体感觉跟广州很像,公交车上有半车说粤语的老头老太,马路上垃圾也随处可见,公交车站总站着几个很大块的黑人,问题讨钱,大声的说着听不懂的英语。他们一靠近,说实话,就吓得发抖,生怕他上来给我一拳。

晚上18:00-20:00 Tom带我们去参加了泌尿外科每月一次的的“BigRound”,叫“大查房”,这跟电视剧‘Grey’sAnatomy’里面的病例讨论有点类似,有医生presentcase,提出问题来激发讨论。参加讨论的有很多是年过花甲或古稀的老教授,和年轻的住院医生。这种面对面的交流,是一种非常直接的获得一手经验的好机会。我们的日常工作,也非常需要这样的分享。Tom介绍了这边专科医生的训练过程。大学本科毕业后才能进入医学院学医,学完4年就是博士毕业。要成为外科医生,要先进入喜欢的专科轮转,成为住院医生resident,这个过程不同专科时间不等,通常要5年,但在泌尿外科,则需要6年,最后一年做科研。resident这个阶段训练结束后,就某个手术或技能要深入下去,要继续做fellow,比如取石这个手术,Fellow的训练忘了他说的是两年还是多久了,之后才能成为专科医生(attending),这已经花费了12年之久了。更多参见http://www.xici.net/d39224372.htm

讨论会结束后,Tom开车带我们去看旧金山的地标“金门桥”,goldenbridge,一路上,给我们介绍旧金山,尤其关于Chinatown这部分,写出来分享一下。事实上14号晚上,我们就爬坡去了ChinaTown,这里给人的感觉就是广州,随处播着香港歌星的歌曲,到处是云吞面,海鲜酒家,广东商场,上海商场,各种珠宝,旗袍。广东餐馆和大陆的也很像,不像本地人开的餐馆,总是墙壁挂着化,木地板,香薰蜡烛,干净,整洁,厨房是开放式的,挂着烧鸭、烧鹅、各种烧腊,地面铺的是地砖,油腻腻的。这就是对Chinatown的第一印象,直到Tom介绍它的由来。“第一代到旧金山的中国人非常非常艰苦,是被卖到这边来修铁路的。这里到处是山,有的非常陡,死了很多人。美国人自己不愿意修铁路,就从广东的乡下买人来修铁路,修完本该送他们回中国。原先Chinatown这块地方,是没人居住的荒凉之地,回不了国的中国人在这里打拼,他们不能跟美国人通婚,没有身份。但在一代一代中国人的努力下,现在这一片已经是非常繁华和中心的商业区,在政治上,占20%中国人口的ChinaTown也是政治家们不可忽略的战略要地。”听完这些,再也不觉得油腻的地砖和随处挂的烧腊有什么逊色的了,比起汉堡薯条,这里熬出的粥香浓美味,烧鹅更是金皮酥脆,肉嫩香甜。勤劳吃苦的精神,始终是中华人的骄傲。

到16号要离开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不是刚来的那种印象。这里的金门公园很大,横跨40多个街区,阳光下,孩子们在踢足球,年轻人们在公园里跑步。

‘先入为主’和‘偏执’只会让人变得狭隘。

重新坐上从西岸飞往东岸的航班,外面的景色很美。

May 16th,2013

17:28 pm

On UA 15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