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站:洛杉矶(曼哈顿海滩)与旧金山(斯坦福大学医学院)
May 16, 2013

在洛杉矶仅短暂的停留了两晚。10号当晚12点多猜到洛杉矶国际机场,几百米的路,却整整塞了1个多小时,到酒店就大半夜了。

LAX机场就在北太平洋附近,当然不能错过这里的加州阳光和沙滩。起个大早,处理完紧急的事情,坐Ocean Shuttle来到Manhattan Beach。

晚上,在海滩边的一家Darren’s Restaurant和JTD的副主编Dr Yi-Jen Chen见面。从日本肿瘤外科博士毕业后,陈教授来到美国,重新花了5年时间做Radiation Oncology Training,如果是Clinical Oncology Training,则要花费8年时间,可见做医生要求之高。陈教授来自台湾,见面这天是周六,一路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接我们去dinner,第二天便是母亲节。从他的话语的字里行间,能感受到他对故乡的思念和对家人的牵挂。

第二天,从LAX飞到SFO,旧金山国际机场,一个多小时的飞行,看这窗外的风景,海天一线。

到旧金山后,先是到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所在地,Palo Alto(西班牙名)。这个地方,最让人惊叹的,是像蓝宝石一样的蓝天,随处一拍,只要搭配上这湛蓝的蓝天,就美不胜收。万里蓝天,找不出一片云朵。

环境保护,要靠每一位公民的意识和执行力。回国以后,要先从自我做一些改变。

晚上拜访了TLCR的副主编,一位极为忙碌和敬业的medical oncologist。来自中山医院在这边进修的梁医生带我们参观了斯坦福医院的诊室、办公室。这些不同中国的医院,都是带门禁的,不能随意进出。梁告诉我们,这里的attending physician,一般一个人配一个秘书,或者两个人配一个秘书。患者和医生的见面,都要提前预约,患者自己根本是找不到医生的。斯坦福的儿科医院,进出更是严格,工作人员没有胸卡,不允许进入,患者则会贴上临时的标牌。中国的医院是完全对外开放的。

参观完医院,Heather带着全家人和我们一起dinner。她两个可爱的女儿,7岁和9岁,都从3岁开始在Special School(中文语言学校)上学,中文相当流利。她们好问,健谈,时不时的去challenge她们的父母的观点,相当的有意思。